首页 > 奇趣图片

把头埋在你腿里吸_我想让你把我弄湿|都市绝品狂少

 就在陈正幻想的时候,林子惠的手机响了。

 

 QQ截图20190305151244.jpg

知道是大哥打来的电话,陈正心情沮丧的想着,今天晚上肯定不能够抱着嫂子滑嫩的身体睡觉了。

 

 

没有一会儿,听到嫂子很大声的说:“你以为我想这样做吗?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?”

 

 

不知道大哥在那边说了什么,就看到嫂子哭泣的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

 

我连忙跑进去,傻傻的站在一旁,不知道应该说什么,很心疼嫂子。

 

 

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递给嫂子纸的时候,顺便说:“嫂子,是不是我大哥欺负你了,你不要哭,等他回来,我帮你揍他。”

 

 

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说的话感动了嫂子,她紧紧地抱着陈正。

 

 

嫂子软软的趴在陈正的身上,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。

 

 

没想到,嫂子的身上竟然这么香,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,邪恶的分子隐隐作乱,让陈正对嫂子有了非分之想。

 

 

想到嫂子现在情绪不好,陈正强忍住内心的冲动,就静静的站着,等着嫂子恢复情绪。

 

 

过了许久,嫂子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,对着陈正说:“我没事,你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 

 

陈正不是傻子,知道嫂子现在情绪不好。

 

 

可是,他很心疼的看着嫂子,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,只能继续装傻的说:“嫂子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

 

 

林子惠想到电话里面,自己在外务工的男人,说自己闲的没事,跑到城里去,是不是有了野男人的时候,感觉自己受了很大的冤枉。

 

 

并且,自己一直刻意的保持和小叔子之间的距离,没想到他竟然一点都不理解自己。

 

 

看着嫂子犹豫。

 

 

陈正假装很委屈的说:“嫂子,你是不是嫌弃我了,那我回去吧。”

 

 

林子惠很自责的看着他,心想,陈正什么事情都不懂,为什么要这样对他。

 

 

想到这里,拉住小叔子的手,有点羞愧的说:“你今天晚上乖乖的睡觉,知道吗?”

 

 

说完以后,林子惠懊恼的想,自己刚才说的是什么话,陈正是个傻子,怎么能够明白自己刚才说的意思。

 

 

陈正当然明白嫂子是什么意思,假装什么都不懂的点了点头,很欢快的拉着嫂子的手,往床上走去。

 

 

这个时候,陈正撒娇的钻进嫂子的怀里,“搂着睡。”

 

 

林子惠虽然觉得羞愧,但是也没有办法,谁让陈正脑子不正常,没有必要跟他生气。

 

 

可是,从陈正嘴中呼出的热气,弄得自己痒痒的,特别难受。

 

 

陈正感受到了嫂子的变化,坏笑的对着她说:“嫂子,你怎么了。”

 

 

“嫂子这里痒,你帮我挠一下,怎么样?”林子惠害羞的说。

 

 

听到嫂子这么说,陈正满心欢喜的说:“那嫂子把衣服撩上去,我帮嫂子挠一下。”

 

 

心跳加速,很期待的等着嫂子把衣服撩上去。

 

 

林子惠内心纠结不已,小脸红扑扑的,如果不是太难受,她肯定不会撩上去的,想到不是第一次,内心也大胆了许多。

 

 

紧接着,当着陈正的面,就把衣服撩了上去。

 

 

因为躺着的缘故,从陈正的角度看过去。

 

 

激动的摸上去。

 

 

天呐。

 

 

感觉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舒服。

 

 

一开始,林子惠还会觉得有点羞愧,可是,现在强烈的爽感,让她无力顾及太多。

 

 

特别是刚才和远在国外的老公吵架以后,林子惠内心缺乏安全感,她现在需要别人爱抚。

 

 

林子惠忍不住,双眸睁大,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。

 

 

不知道陈正做了什么,只感觉一阵酥麻的感觉,让她忍不住的抱住陈正的脑袋,紧紧的按进怀里。

 

 

“喔…”

 

 

听到嫂子这么说,陈正觉得这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鼓励,忍不住……

 

 

弄得林子惠娇嗔不断。

 

 

感受到阿正的手,林子惠瞬间清醒过来,羞愧的说:”阿正,你在干什么?“

 

 

阿正没有想到,嫂子竟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,紧接着装傻说:“嫂子,我……“

 

 

不知道应该怎么说,强忍住胀感,停下来看着嫂子。

 

 

等陈正的手一离开自己的身体,一阵空虚感瞬间袭上心头。

 

 

“阿正……”

 

 

看着嫂子动情地样子,他真的好像冲上去。

 

 

“嫂子跟你做一个游戏,但是你不能跟别人讲,好吗?”

 

 

听到嫂子这么说,陈正就反应过来,嫂子要跟自己说什么事情。

 

 

内心无比激动的说:“嫂子你说。”

 

 

看着呆呆傻傻的小叔子,心里很可怜他,便说:“你在跟上一次一样,亲吻一下这里,好不好?”

 

 

林子惠的语气中,带着些许的恳求。

 

 

阿正慢慢的移到嫂子的身边,颤抖的双手一点一点的解开。

 

 

“是这里吗?”

 

 

林子惠很羞愧的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内心很激动,不过,假装很镇定地趴下去。

 

 

阿正抬起头来,看着陶醉其中的嫂子,感觉自己混身上下都有一阵火在燃烧。

 

 

陈正备受煎熬。

 

 

林子惠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被男人伺候,是这么的舒服。

 

 

不知道是不是陈正故意的,那种想要亲吻又不靠近的感觉,弄得林子惠特别的难受,她觉得自己要被他弄疯了。

 

 

刚打算说话的时候,看到陈正一脸委屈的抬起头来,说:“嫂子,阿正现在好难受。”

 

 

林子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心里惊讶的同时,对着陈正说:“阿正乖,阿正现在开始睡觉,嫂子让你舒服一点,好不好?”

 

 

陈正当然知道,嫂子嘴中得舒服点是什么事情。

 

 

假装不懂得点了点头,平躺在床上以后,就开始睡觉。

 

 

感受到嫂子的小手。

 

 

整个内心都变得激动起来。。

 

 

林子惠很惊讶的看着眼前,内心不断地感叹。

 

 

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。

 

 

“嫂子,为什么它变得这么这样了,我是不是病了?”陈正假装懵懂的说。林子惠笑着说:“你没病,等你明天睡醒,就没事了。”

 

 

既然嫂子这么说,陈正假装自己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

 

低头看到林子惠亲吻了几口。

 

 

一阵麻酥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。

 

 

陈正心中有一种冲动,想按住她的脑袋。

 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林子惠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 

 

林子惠懊恼的想,自己这是在干什么。

 

 

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,假装很冷静地说:“阿正乖一点,快点睡觉。“

 

 

“不嘛,我很难受。“陈正撒着小孩子脾气,内心一点都不像结束。

 

 

特别是看到嫂子情动的笑脸,红扑扑的,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。

 

 

“阿正,乖,时间不早了,嫂子明天还要上班,你现在乖一点睡觉好不好?“林子惠细声细气的说。

 

 

虽然,和丈夫大吵了一架,但是,她还是做不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。

 

 

并且,林子惠心里很明白,他不想让自己来城里,就是担心自己受到欺负。

 

 

现在冷静下来,想通了,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。

 

 

可是苦了陈正,涨的难受,很想出去冲个冷水澡,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。

 

 

强忍住内心的舒服,进入睡眠。

 

 

可是,一直处于空窗期的林子惠,被阿正这么一弄以后,睡不着。

 

 

要不是,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,恐怕……

 

 

忍不住,林子惠开始自我满足了。

 

 

陈正本来难受的要死,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,听到这种声音。

 

 

悄悄地睁开眼睛,看着嫂子的样子,真的美极了。

 

 

虽然自己经常和嫂子一起睡觉看到这一幕,脑子嗡嗡的叫,很想冲上去。

 

 

“阿正……快点……”

 

 

天呢,难道嫂子安抚自己的时候,想的自己的名字?

 

 

这种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脑。

 

 

看来,嫂子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。

 

 

那自己是不是可以……

 

 

虽然,陈正心里这么邪恶的想着,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。

 

 

他很担心嫂子会看出破绽来。

 

 

陈正内心的火苗不断地燃烧,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,假装半夜醒过来,迷迷糊糊的说:“阿正很难受……。”

 

 

没有想到,阿正会突然醒过来,有点猝不及防的说:“你怎么醒了,别睁眼。”

 

 

可是,阿正是一个傻子,怎么可能这么听话。

 

 

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嫂子前面的美好,很委屈的说:“我渴了。”

 

 

林子惠叹了口气,给陈正倒了水,喂他喝下去后。

 

 

“快点乖乖睡觉。”

 

 

喝完水的陈正哪里睡得着啊,一直缠着林子惠讲故事,讲了好久才睡。

 

 

次日大清早,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吵起来了。

 

 

林子惠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,往门外走去。

 

 

出去一看,竟然是邻家姐姐刘玉芳过来探望陈正。

 

 

连忙把他邀请进去。

 

 

看着被她收拾的这么干净的物屋子,刘玉芳很羡慕的说:“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干,不过,我都进来这么久了,为什么还没有看到阿正?“

 

 

林子惠小脸一红,有点羞愧的说:“他应该还没有睡醒。“

 

 

刘玉芳笑着说:“阿正在哪里睡得?时间都这么晚了,我过去叫他。“

 

 

说着,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说什么,就往她前面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

 

没想到,推开门的时候,刚好看到阿正赤裸着上半身,正打算穿衣服。

 

 

看到刘玉芳来了的时候,扔下手中的衣服,连忙跑过去,抱着刘玉芳说:“玉芳,你怎么过来,是不是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,所以,你才过来陪我的?“

 

 

没等刘玉芳说话,阿正抱着她,狠狠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

 

虽然没有嫂子的甘甜,但好在味道还不错。

 

 

没想到这一幕刚好被林子惠看到了。

 

 

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到,只是快步的走上前,对着阿正很严肃的说:“以后不能随便亲别人,知道吗?“

 

 

阿正很委屈的说:“为什么啊?以前的时候,我和玉芳姐姐一起出去玩,她就会偷偷的亲我,我为什么不能亲她?“

 

 

林子惠义正言辞的说:“我说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 

 

等嫂子说完以后,阿正紧接着摆出一副想要哭的样子。

 

 

刘玉芳连忙走过去,抱着阿正说:“以后你想亲就亲,不要不开心知道吗?”

 

 

感受到刘玉芳的前面,正在摩擦的自己的身体,阿正禁不住的将身子往前凑了凑,没想到刘玉芳的身材,竟然这么好。

 

 

“我就知道玉芳对我最好了。”阿正假装自己被哄好了。

 

 

看到这一幕,林子惠不知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,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

 

没想到,刘玉芳竟然转过身来,跟嫂子说:“我今天刚好没事,打算带着阿正出去玩一下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“

 

 

没等林子惠拒绝,听到阿正欢呼雀跃的声音,”好啊,阿正终于不用一个人呆着家里了。“

 

 

林子惠很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在路上,阿正装傻充愣的捏着刘玉芳的小手,问她是不是要给自己买糖吃。

 

 

刘玉芳挑眉看向他,“阿正为什么这么问,难道你喜欢吃糖吗?“

 

 

阿正摇了摇头,“我不喜欢吃糖糖,但是玉芳的嘴巴好甜,我想再吃一口。“

 

 

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这么说,弄得刘玉芳哈哈大笑。

 

 

主动靠到阿正的嘴边。

 

 

就在她打算抽身离开的时候,阿正快速的伸出舌头,猝不及防的闯进刘玉芳的嘴中。

 

 

看着她吃惊的样子,阿正觉得心里爽极了。

 

 

他想要的就是这种眼神。

 

 

“阿正,你干什么?“挣脱开陈正的束缚,刘玉芳怒气冲冲的说。

 

 

陈正假装伤心的说:“阿正只是想吃糖果,不想干什么,玉芳姐姐为什么要凶我?“

 

 

把自己说的特别可怜,弄得刘玉芳很烦躁说:“我没有凶你,只不过不能伸舌头,知不知道。“

 

 

没想到,等她说完,陈正竟然哭了起来。

 

 

吓得刘玉芳不知道应该做什么,难道是自己刚才的话,伤到他了?

 

 

试探性地说:“我让你伸舌头,你不要哭了,好不好?”

>>>>本文《都市绝品狂少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