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奇趣图片

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,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

 他要让这些人知道,敢欺负他嫂子,都要付出代价!

 

悄无声息的跟在王桂芬身后,陈小宝原先是想在她回家的路上吓唬她一下,毕竟这条路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想要吓一个女人实在太简单了。

 

 

万万没想到,王桂芬走的不是回家的路,这让陈小宝心里十分奇怪。

 

 

大半夜的,这女人不回家是准备去哪儿,难不成,她还想去买其他人家里的鱼塘?

 

 

这样一想,陈小宝就按捺住准备吓唬王桂芬的心思,而是决定继续跟着,想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 

 

走了一段路后,陈小宝惊讶的发现,王桂芬去的竟然不是别人家,而是刘富贵的家里!

 

 

刘富贵可是她男人的弟弟啊,这深更半夜的过去,容易传出闲话吧?

 

 

陈小宝心里琢磨着,脚下的步子却没有落下,在王桂芬探头探脑进了刘富贵家里后,立马悄悄摸了过去。

 

 

还没走近,他就听到王桂芬那娇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“富贵,嫂子来看你了。”

 

 

紧跟着,刘富贵哼哼唧唧了两声,有气无力道:“嫂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 

“哎呦,我的富贵,谁把你打成这副样子!”王桂芬语气里透着心疼,问道。

 

 

听到这里,陈小宝哪还能不知道,这对叔嫂有猫腻,说不定早就给村长刘富全,送了好几顶绿油油的帽子了。

 

 

轻手轻脚的翻过泥土墙,陈小宝摸到窗边,透过窗户的缝隙往里瞧去……

 

 

只看见刘富贵正躺在王桂芬的大腿上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不凄惨,而王桂芬此时正用手轻轻抚摸着刘富贵的脸,满脸的心疼之色。

 

 

“这是哪个天杀的打得你,下手也太狠了吧!”王桂芬说道。

 

 

“就是陈小宝那个傻子,就是他打得我!”刘富贵咬牙切齿的说。

 

 

“那个傻子?”王桂芬眉头一拧,疑惑道:“你们怎么跟他起冲突了?”

 

 

刘富贵叹了口气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。

 

 

王桂芬翻了个白眼,无语道:“你说你怎么想的,对付一个女人而已,你大哥有的是方法,用得着你去做那种事吗?而且你也是,跟一个傻子较劲,你怎么比他还傻?”

 

 

听到这话,刘富贵不禁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

 

 

窗外,陈小宝眯了眯眼,心里暗道:“原来往鱼塘里倒石灰粉,不是刘富全的主意,是刘富贵这王八蛋自己想这样做,去讨好他大哥。”

 

 

但他不知道,如果仅仅是一个鱼塘的话,刘富全才看不上,关键这鱼塘里还有上千条鱼苗,这可是一大笔财富,将来养肥了往外一卖,他就真成伏龙村首富了。

 

 

房间里,王桂芬也不忍继续责怪刘富贵。

 

 

她柔声说:“富贵,放心吧,今晚我去找李香兰那个女人了,我用贫困户名额要挟她,相信她知道怎么选择,肯定会把鱼塘乖乖让出去的。”

 

 

“啊,嫂子,为了一个鱼塘,还要赔进去一个贫困户名额吗?”刘富贵一脸肉痛的说着。

 

 

王桂芬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傻瓜,我哪能真把贫困户名额给她,这不是骗她的吗,等她把鱼塘让出来,白纸黑字一签,那名额要归谁,还不是你大哥说了算?”

 

 

听到这话,刘富贵才松了口气。

 

 

而陈小宝在外面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,真没想到这王桂芬如此狠毒,竟准备对他嫂子下阴招。

 

 

不行,他绝对不能让两人得逞,不止为了他嫂子,也为了他自己。

 

 

只是眼下,他并不能做太多事情,毕竟他是一个傻子,傻子有傻子的优势,但也有不方便去做的事情,所以他必须等一个完美的时机。

 

 

深吸一口气,陈小宝压下了心底的怒气。

 

 

而就在这时,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嘤咛。

 

 

他定睛一看,才发现刚才还在说话的叔嫂,转眼就抱在了一起,不停啃着对方。

 

 

正值夏季,两人身上衣服都不怎么多,王桂芬没几下就被刘富贵剥了个精光,露出那白花花一片的身子,胸口那两团硕大,更是被刘富贵肆意的把玩着。

 

 

“啊~富贵~轻一点儿,别留下印子,会被你大哥发现的。”

 

 

王桂芬腻着嗓子,发出跟猫叫一样的声音,听得陈小宝身子都燥热起来了。

 

 

刘富贵一边把玩,一边低头啃食,嘴里含糊不清道:“放心吧嫂子,我大哥就三分钟时间,恐怕连你衣服都没脱完,他就缴械了,哪会看你身上有没有印子。”

 

 

听言,陈小宝不禁哑然失笑。

 

 

没想到刘富全还是个快枪手,难怪这王桂芬会和她小叔子搞起来。

 

 

房间里两人正到了情动之际,弄的火热,陈小宝却突然走到门口,用力拍响了房门。

 

 

砰砰砰!

 

 

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,直接把床上两人吓了一大跳,脸都变得蜡白一片。

 

 

刘富贵正准备提枪上马,突然感觉下面一凉,竟是没反应了,当即心里咯噔一声,紧张的不行。

 

 

“有人!”

 

 

王桂芬从床上坐起来,眼睛瞪得浑圆说道。

 

 

刘富贵嘘了一声,面色煞白的冲外喊道:“谁啊!”

 

 

但是并没有人回应他,这让他心里更没底了。

 

 

在这种偏远村子里,一般而言,村民在天黑之后没什么娱乐活动,都会很早休息,没人有大半夜窜门的习惯,毕竟第二天还有很多农活要做。

 

 

所以这个点突然有人来敲门,让刘富贵心里没有一点底,生怕他和王桂芬的事情败露。

 

 

尤其现在没人应他,更是让他紧张的不行。

 

 

“嫂子,你先在这儿别动,我去外面看看!”

 

 

刘富贵麻利的穿好衣服,对着一边的王桂芬说道。

 

 

王桂芬把衣服遮在胸前,面色紧张的点着头。

 

 

随后,刘富贵就拿着手电,小心翼翼地朝外面摸去。

 

 

等他打开门往外面探出头的时候,却没发现一丝人影,这让他心里一阵发麻,该不会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吧。

 

 

“是谁敲门啊?”

 

 

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。

 

 

见没人回应,正准备把头缩回去,一根木棍突然从上面落下,梆地一声敲在他脖子上,直接把刘富贵打晕了过去。

 

 

下手的人自然是陈小宝。

 

 

他没有躲在外面,而是趁机爬到了屋梁上,趁刘富贵往外探头的时候,一棍子把他给敲晕了过去。

 

 

由于下手很果决,刘富贵连反应都来不及,直接就着了道。

 

 

随后,陈小宝从屋梁上跳了下来,他看了眼昏迷在脚边的刘富贵,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。

 

 

紧跟着他跑到附近几户人家,将他们的房门敲得梆梆响,边敲边喊,“快开门啊,富贵家遭贼了,大家快去帮忙啊!”

 

 

边喊边跑,等那些人家被吵醒的时候,门外哪还有陈小宝的影子。

 

 

而那些被喊醒的人,在短暂的懵逼后,纷纷朝刘富贵家里赶去。

 

 

虽然刘富贵平常不遭人待见,但怎么说也是同一个村子的,这会儿听到他家遭了贼,都想过去看看情况。

 

 

结果不去还好,一去就看到刘富贵倒在地上,不知死活,而衣衫不整的王桂芬,正坐在一边抹着眼泪。

 

 

这一幕让大家伙心里头一乐,暗道终于有好戏看了。

 

 

果不其然,第二天整个伏龙村里都在传,说王桂芬和小叔子通奸,结果被村长刘富全抓了个现行,刘富贵会晕过去,其实是刘富全打的。

 

 

还有一个说法,是说刘富贵想对他嫂子王桂芬动手动脚,结果被王桂芬失手打晕了过去。

 

 

更有一种夸张的说法,是说刘富贵家里真的遭贼了,刘富贵是被贼打晕的,而王桂芬,则被那贼给糟蹋了。

 

 

总之一夜之间,整个伏龙村都热闹了许多。

 

 

各种版本的故事在家家户户流传,而且越传越邪乎。

 

 

最后都有说是老天开眼,派下来某个神仙整治刘富贵这个蛮横的恶霸。

 

 

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此时正躺在鱼塘旁边的树干上,在那儿呼呼睡着大觉呢。

 

 

他这么淡定,是因为很清楚,不论刘富贵和王桂芬怎么怀疑,都不会把这件事算到他头上来。

 

 

因为整整两年时间,他这傻子的形象已然深入人心。

 

 

谁能想到他这个傻子,会做这种事情?而他这么做的目的,自然是为了给刘富全一家人心里添堵。

 

 

相信发生这件事后,刘富全短时间内是没心思继续打他家鱼塘的主意了。

 

 

果不其然,一连着好几天,村里人都没怎么见着刘富全出门,偶尔见他出来了一两次,也都是铁青着一张脸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 

 

这天,陈小宝正坐在鱼塘旁边看守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

 

 

他想都不想,一起身就朝身后跑去,将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用力抱住,“嫂子,你终于回来了,小宝饿了!”

 

 

一边说,他嘴巴还不停的李香兰怀里蹭着。

 

 

李香兰面露无奈之色,却只是揉了揉陈小宝的头发,没有推开他。

 

 

自从上次两人差点突破最后一步后,平日里这种程度的接触,李香兰并不排斥,心里反而有一些期许。

 

 

毕竟只是这样接触的话,第一不会违背伦理道德,第二又能稍稍缓解一下她对某些方面的渴望。

 

 

而且就算被同村的人撞见,也只是觉得陈小宝傻的可爱,不会传出什么闲话。

 

 

所以这也算是一举多得了。

 

 

“小宝,嫂子今天听到一个好消息,真的很开心,只是你不懂这些,不然就跟你好好分享一下。”李香兰将陈小宝扶正,眼神里充斥着无奈和喜悦。

 

 文学

 

陈小宝微微一愣,随后装傻道:“说,说,小宝要听嘛!”

 

 

说着,他还不停摇晃着李香兰的胳膊。

 

 

李香兰没办法,只好点头道:“好好好,嫂子说给你听,你别着急。”

 

 

“我刚在田里摘菜,听说王老三的女儿要从大城市回来了,而且这次回来,还带着一个朋友,据说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,好像是有开发咱这个村子的想法,建成什么度假村之类的。”

 

 

“具体的我也不懂,但听王老三的意思,只要咱这地方被人看上了,以后大家都不用愁吃穿了!”

 

 

“诶,真好啊,王老三的女儿到底是村里唯一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,这都能带大家一起发财了,我的孩子将来也一定要这么能干才是!”

 

 

最后两句话,李香兰倒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 

 

她也没管陈小宝能不能听懂,只当是找个人倾诉下心里的好心情罢了。

 

 

而陈小宝在听到“王老三女儿”几个字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就不禁僵住了。

 

 

不过为了不被李香兰发现异常,他立马低下头,蹲下去玩起了泥巴,依然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。

 

 

他会变成这样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

 

王老三的女儿叫王秀娟,在出去上大学之前,是村子里少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之一。

 

 

并且她打小就和陈小宝关系好,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小宝哥哥。

 

 

而就在她出去上大学的第二年,村子里遭遇大洪灾,他哥哥不幸去世,而他也成了傻子。

 

 

两年时间一晃而过,陈小宝并不记得这两年间,王秀娟有没有回过村子,更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自己,只是说心里话,他还是有点想念那个臭丫头的。

 

 

“哎……”

 

 

心里悄悄叹了口气,陈小宝爬到树上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缓缓睡了过去。

 

 

等天色渐暗的时候,陈小宝突然被一阵嘈杂的鞭炮声给吵醒了。

 

 

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,踮着脚尖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 

 

只见在视线尽头,村子里唯一那辆牛车正从外面缓缓开了回来。

 

 

在车斗高高堆起的干草堆上,还坐着两道苗条的身影,只可惜离得太远,陈小宝并不能看清两人长啥样。

 

 

但结合白天嫂子跟他说的事情,这两人估摸着就是王秀娟还有她那个朋友,好像还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,具体的也不清楚。

 

 

“要不要去看一眼?”

 

 

陈小宝心里纠结不已。

 

 

在犹豫了将近十分钟后,终于还是下了树,朝鞭炮声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。

 

 

在这种偏远山村,走出去的大学生回来,那都是值得全村齐贺的大喜事儿,所以王老三自然要摆出几桌宴席,让大家一起来吃顿饭,热闹热闹。

 

 

李香兰自然也被邀请过去了。

 

 

不过她没带陈小宝,毕竟陈小宝现在是个傻子,带到那种正式的场合总是不太像样,万一他闹个什么笑话,那丢的可是伏龙村的脸。

 

 

陈小宝也没在意,他自己选择隐瞒真相,自然就要承受相应的结果。

 

 

偷偷摸摸走到王老三家附近,借着那茂盛草木的掩护,陈小宝看到了在王老三家院子和门前,都摆上了大圆桌。

>>>>本文《逆袭之路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精彩推荐